火透这个双11的网红带货

  这个双11,李佳琪双11当天直播间里的观看量达到了3683万,有3600多万人同时观看李佳琪卖东西;双11当天23点54分,薇娅就把双11所有65样商品链接都放在直播间里,观看人数定格在3232.86万。面对来势汹汹的网红带货,k的观点是这样子。

  目前,李佳琦方面尚未对外透露他的双11销售额。而根据《中国企业家》从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处得到的消息,薇娅本次双11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她去年全年的销售额。2018年全年,薇娅引导成交销售额为27亿。

  首先,27亿这个数字的确具有非常强烈的冲击力,而且它所关联着只是薇娅这一个人。因此,相信这也是薇娅背后的整个团队所选择的一个非常好的宣传点。它的重要作用在于给大家以信心:给消费者信心、给商家信心,更给平台以信心。因此它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普通人不会太清楚,对于中国的消费品市场,在一些特殊的促销j时间里,整体的销售额会是一种多么恐怖的大数字,27个亿在其中所占的比例其实不过尔尔。其次新闻中也提了,这只是“引导成交额”,相应的大家可以想想在一些新闻中,对于许多交易会上的“意向成交额”的概念大致相似,就是数字。

我们只需要明白,网红的直播带货如今很重要、很成气候,这就足够了。

  直播带货似乎有一套组合拳:限时促销、体验互动、明星效应、信任背书,但这套组合拳里,有人说最核心的无非“便宜”。像李佳琦这样深耕美妆的大主播一定会压价。他和薇娅等同行之间决胜的关键之一,便是谁的直播间价格更便宜。之前的百雀羚风波据说可能与此有关。

————–之前我们有听友留言说,他认为这是饮鸩止渴,直播的时候看似成交量多到惊人!但一旦恢复原价,就没人买了,商家其实挣不到钱,这样的生态是不健康不可持续的。

  价格促销没有毛病,不管在什么形态下,价格优惠应该是所有的商业营销中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对于商家来说,通过降价杠杆,不仅可以吸引更多的成交流量,更重要的是可以去迅速培养良好的消费习惯,建立起长远的消费环境。从而最终可以实现更大的市场收益。即使是表面的降价,如果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合适的量,盈利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有一句老话叫“只有买错的,没有卖错的”,价格战的表面是商家之间的竞争,背后却真的是商家对于消费者的心理战而已。

  从李佳琦的“阳澄湖大闸蟹”变成了“阳澄状元蟹”,到薇娅直播中言语不慎引发“粉圈互掐”,再到粉丝近400万的张雨晗以“带货量为0”撕下虚假流量的“遮羞布”……种种说明,“直播带货”这一新火爆的背后,已经暴露出了哪些问题?

  网红带货的本质与过去所有媒体上通过明星、名人来推销商品是完全地一致。因此,凡是之前那种名人代言广告所能产生的种种负面信息、不良后果,在网红带货的大形势下,完全有可能再次发生。但是,这不是直播带货的错,而是整个商业形态下难以避免的现象。

  对于直播中的网红来说,这就是一种无形的淘汰机制,它考验着网红本人的素质、考验着网红背后团队的能力,更考验承载这种商业形态的网上平台。虚假宣传、质量问题、维权问题,还有网络特有的流量造假问题,都在一一暴露,暴露之后,考验的就是谁能够克服?谁能够走出这种困扰,谁就能走到最后。
正是因为在互联网,更严峻的就是市场的淘汰。谁不解决这个问题,必定会遭受最无情的抛弃。

  浙江义乌江盟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刘启龙告诉93记者,今年9月份,就有商家通过他找李佳琦做了一场淘宝直播,卖暖宫带,当时商家交了25万的坑位费和佣金给李佳琦就十多分钟,当时是卖了1000多个吧。——————-你看首先是女生特殊时期用的暖宫带让李佳琦来推荐,这个思路真的很清奇,事实也证明,销路也很差。头部主播们怎么开始不爱惜羽毛了??

  我对于李佳琦的肯定之点在于,他卖女性化妆品的确是非常专业,也有别人所难以比拟的经验与专业优势,这是他在直播带货所具有的最大优势。而无论是他之前在卖不粘锅,还是这次卖暖宫带,都是非常明显地偏离了他本人的知识擅长领域,这两次的翻车也好,失利也好,恰恰都证明了相同的一点:每个人必须要去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除此之外,什么流量红利、什么偶像光环,都起不到真正的作用。

  如果说这两次的问题对于李佳琦及其团队来说,都只是事先未曾料到,那么在事后,他们一定要好好地总结。如果最后仍然是目光短浅,就是希望能挣些快钱,如评论中所说,不再爱惜自己的羽毛,那么这种明星的坠落也是早晚的事。

  从具体案例入手,“直播带货”的监管比想象中更难。杭州市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直播的取证有困难,有的直播上传以后可以删除掉的,不像图片、文字监测起来,审查起来是比较方便的。从现在现有的手段,监测它的广告内容,包括讲的话这种,监测范围也是有限的,因为全网那么多商户在做直播。还有社交电商这一块,比如说抖音,市场很大,然后都是广告发布所在地为第一管辖的。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对这类现象没有办法监管了么?

  我并不同意这位市场监管人员的观点。能不能监管?与能不能彻底监管?这是两个概念,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千万不要因为做不到彻底监管,就放弃了所有的监管行为。对于直播带货,市场监管人员完成可以先从头部做起,毕竟,目前在整个直播卖货市场,头部大V大网红占据了最大的市场,那么对他们进行监管,应该不是难事,而且这种监管所能产生的效果又能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对于这方面出现的违规行为,只要作出合理的处罚,就能收到非常有效的效果。而且这种监管,完成可以与相应的主要平台进行合作,可以采用多种技术配合,一定可以起到应有效果。

  2019年7月至9月,天猫国际直播引导浏览商品人数从2018年同期的855万增至3503万,引导支付金额从6159万增长至4.7亿。今年天猫双11的品牌和商家中,有一半都开起了自己的直播间,商家自己开的直播场次相比去年翻番。——————–今年双十一,淘宝天猫都在鼓励商家“直播带货”。这种热度可持续么?

  首先这是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大势所带来的。直播带货的最大技术基础就是互联网视频的整体流行,通过各种网络观看视频不再有什么障碍,这是基础。其次是电商平台已经开始进入生活主流圈。这两者的结合从而导致它们合在一起的事实,变得非常地正常与自然。因此,我们不要把它看成是新现象,而应该是正常现象,必经现象。这种现象的热度,会随着整个新零售与如今的电商发展形势而走下去。至于热度,其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能接受它们。所以,这种形式的未来,必将迎来新的变化。而热度的变化,也就会等到那个时候的到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人物K » 火透这个双11的网红带货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