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乱收费,等待“钦差”发现?

     日前,国务院第八督查组在山东省督查发现,沂水县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以结婚登记证照片统一“编码”为由,强制要求办理婚姻登记者到指定的婚姻服务中心冲洗照片,每次违规收取35元,且不提供收据。自2015年1月至2019年6月,共收取相关费用300余万元。

      从出现在新闻由头中的“强制”“指定”“违规”“收据”这些简单的用词,就能迅速作出研判,这是早就被判处“死刑”的乱收费。这种情况或许还不适宜用“死灰复燃”这个词语,因为在某些地方,乱收费可能根本就没有“死过”,或者就是僵而不死。这样的乱收费,不仅损害当事人合法权益,更损害党和政府形象,也破坏了市场公平竞争的规则。假如不是国务院督查组发现,这种现象会延续到什么时候,恐怕不好说了。

      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又很自然地产生怎么又是国务院督查组发现问题的疑问。因为就在不久前,媒体还曝光国务院督查组到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县临安镇市场监管所暗访,体验办理个体工商户登记。窗口办事人员除要求提供登记者必需的材料外,还明确告知“交会费96元,当场就可打证,每年年报时再交96元”,还特别强调“不入会不能领执照”。这就意味着这个所谓的会费,可不是可交可不交的,而没有选择余地的。正是凭着这个强制性收费,自2017年1月至2019年6月,建水县个私协会收取会费551万元,并成为建水县市场监管局的“小金库”。而这样的收费同样早被宣布“死刑”。

  无论发生在山东还是云南的乱收费,都是在中央三令五申,严禁乱收费的背景下,顶风违纪地收取的。当然在当地,这样的收费都是堂而皇之又理直气壮地收取的,绝没有偷偷摸摸和遮遮掩掩的意思,局外人或许有点难以想象,这种严重违法乱纪的事情,地方政府怎么就能够做得这样肆无忌惮又毫无顾忌。究竟是因为“我的地盘我作主”的“主人翁”意识壮胆,还是反正“天高皇帝远”的无所畏惧思想作祟?反正这种乱收费乱开支,在这些地方就是这样顽强地生存下来了,直至中央“钦差”驾到,才被发现和严肃地查处的。当然国务院督查组,是因为收到群众举报后,通过暗访发现问题并查处的。在这之前,当地群众应该多有牢骚甚至怨声载道,却被置若罔闻和完全无视了,否则何以非得“钦差”出手,被拉了“清单”才罢手。

       中央从减轻企业和群众负担,激发市场活力,促进经济发展的高度,连续推出系列减税降费政策,但某些地方就是阳逢阴违,依然我行我素乐此不疲地乱收费,偏与中央对着干。除已经被查处的反面典型,是否还有乱收费在等待“钦差”发现?这样的问题恐怕也不是无稽之谈呢。

阅读原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人物K » 还有多少乱收费,等待“钦差”发现?

赞 (0)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头条新闻文章不错支持一下回复
    • 小人物K互踩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