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批量落马,某些人感觉到“下马威”了吗?

  10月18日上午,河北省纪委监委同时公布3名县(市)委书记被查的消息。他们是:保定涞水县委书记王义民、石家庄晋州市委书记陈慧明、廊坊永清县委书记邢华金。媒体纷纷以“大动作”为标题,报道这次反腐动作之不同寻常。

       根据中国经济网10月9日刚刚新鲜出炉的统计数据,十八大和十九大后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高官,以落马官员的地域分布而言,山西、河北和辽宁属腐败重灾区,即河北落马贪官数量居于第二位。河北腐败问题之严重由此可见,政治生态被污染之程度,也是完全可以想象的。因为依通常的规律,这么多高官以腐败形象“以上率下”,自然难免制造“上行下效”之效应,相应的贪官多了,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从已经公开的典型腐败案例中,通过条分缕析并窥斑见豹,确实能够感受到河北政治生态破坏之严重。共青团石家庄市委原副书记王亚丽,其档案中除性别真实外,其余信息居然全是假的。如此造假功夫,显然不是哪个个人独立完成的,而是团结协作造假的产物。王亚丽落马后,石家庄市政府有干部这样说,“在任命干部时只唯上不唯实,才让王亚丽一路通关”,多少都反映出官场政治生态之乱象。而2015年获评“全国优秀县委书记”,曾制造了98%“群众满意度”闹剧的邯郸县委原书记何志刚的落马,更引发舆论哗然,这“群众满意度”之恶心和讽刺意味,相信“你懂的”。当然最具轰动效应的,是河北政协副主席艾文礼投案自首,曾经带动贪官“自首潮”,获得从轻发落。艾文礼的自首,当然是基于身边曾经的同事纷纷落马的残酷现实,迫于持续高压反腐而自觉来日无多的压力。

       河北这次批量公布3名县(市)委书记落马的信息,选择这种罕见的形式,应该不是某种巧合,而有着营造反腐震慑效应的综合考虑。理由可以这样分析的:首先,3名贪官隶属不同的地级市,没有相互间“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条件;其次,陈慧明于10月15日还在第二届中国(石家庄)国际生物医药科技发展论坛公开露面,虽然落马显得有些突然,但应该是早就进入纪委监委“法眼”,只在选择出手时机;第三,全国第二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都已经普遍展开,但这些官员显然都无动于衷,既找不回“初心”,又找不准问题,当然也没有争取主动而投案自首。于是对不可救药的贪官来个“一锅端”,以彰显反腐力度和决心。

     贪官批量落马并以“打包”的形式公布,彰显了河北反腐的决心和力度,当然其影响力所及,当不局限于河北。这个“下马威”所蕴含的意味当然是可感的,那么该感受到的官员都感受到了吗?

阅读原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人物K » 贪官批量落马,某些人感觉到“下马威”了吗?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