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滥“提前退休”,贪官拿“辞去公职”以“断尾自救”?

      日前,安徽省马鞍山市中院对来安县原县委书记刘荣祥腐败案作出一审判决,以犯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3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对其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刘荣祥被更多舆论关注和公众“认识”,源于以“个人健康”原因为由而辞职的表现,留下个似有若无的问号。出生于1967年10月的刘荣祥,曾任安徽全椒县委常委、副县长,天长市委副书记,天长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天长市委副书记、市长等职,2015年2月始担任来安县委书记,2016年5月20日辞职。

       刘荣祥好不容易熬到县委书记职务,从2015年2月到2016年5月,坐上“一把手”交椅才1年多时间,且彼时年龄还不足50岁,可谓年富力强之时,即以“个人健康”为由辞职,无疑是出乎人意料的。纵观“铁打的官场流水的官”,尽管由于各式各样的原因,官员身体不佳的也不乏其人,但以“个人健康”为由而果断辞职的,虽然并非绝无仅有,但也绝对是屈指可数的。不论是主观上恋栈权位,还是客观上确实“没有合适人选”,常见的是官员带病坚持“为人民服务”,即使备受“职业病”抑郁症折磨,哪怕选择自杀也不愿意辞职,鲜见展现出珍惜身体、主动让贤的姿态。

如果说刘荣祥当时的“急流勇退”,在公众看来或有刮目相看又满腹狐疑的复杂心态,那么2017年3月刘荣祥更以辞去公职惹人注目,在公众看来怕只剩下满腹狐疑了。主动辞职后的刘荣祥并未转任其他职务,最后干脆提前离开体制内,不是由于“个人健康”提前病退,而是直接辞去公职,显然有别于常人的选择。直至2018年8月,刘荣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官方宣布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刘荣祥反常选择之原因,终于水落石出,令公众恍然大悟,落个“原来如此”的印象。刘荣祥的主动辞职,不过是“断尾自救”的拙劣表演,完全没有展现高姿态,更与其当时声称的“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多次思想交锋而做出的艰难抉择”,形成极大的讽刺。

       在中央对腐败展现“零容忍”,且持续保持反腐的高压态势下,诸多不干不净又心怀鬼胎的官员,多以“提前退休”的形式,希望提前实现“平安着陆”,幻想着逃避党纪国法的制裁,简直有些玩滥了。但后来形势的发展,却完全出乎贪官们的意料,反腐的“紧箍咒”越念越紧,使得贪官曾经的“美好愿望”沦为一厢情愿,越来越多“提前退休”的官员,又以尴尬和难堪的形式,重新回到公众视野,依次走上被告席,接受法律的审判和公众的蔑视。这算盘显然都拨拉错了。

       反腐倡廉永远在路上,没有过去时。无论贪官玩“提前退休”的花样,还是以“个人健康”说事辞职,毕竟“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最后都是枉费心机,该来的迟早都要来,再多的投机取巧也未必玩得转了。

阅读原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人物K » 玩滥“提前退休”,贪官拿“辞去公职”以“断尾自救”?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