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心理战:有了蔡康永那句话,许吉如注定淘汰

最近出差比较多,于是决定旅途中追追近日热播的综艺节目《奇葩说》第6季

  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奇葩说》,所以看着贫嘴的主持人马东与罗振宇、蔡康永、薛兆丰、李诞、罗振宇四位导师之间频频出现“商业互吹”,看着导师们一本正经地用不那么真诚的表情、说着言不由衷的赞美,确实很欢快、很减压。

  同时,因为没看前5季,心中缺少“奇葩粉”们的固有记忆,也导致我对“老奇葩”和“新奇葩”的阵营分割无感;对于所谓的老奇葩状态低迷、新奇葩冒泡、傅首尔董婧互撕、肖骁少奶奶作风等微博热搜话题无感;对连续6季的战队导师蔡康永的原有认知,也仅仅停留在多年前的《康熙来了》,觉得他是个很会讲话、情商很高的主持人。

就是这样,绝缘于前五季“刻板印象”的我,看到了一场逻辑的“盛宴”,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人。

作为第六季《奇葩说》车轮战中最耀眼的新秀,没有之一,许吉如的名字一夜之间被大众所熟知。

的确,有着清华大学法学院和哈佛大学留学经历的背书,青春靓丽的外形、伶牙俐齿的表达、逻辑清晰的思维、随时“开杠”的状态,她的表现确实比一起进来的新奇葩要强很多。

对这个舞台她迅速适应,一上场就霸气全开,完全没有新人的尴尬,许吉如展现出一幅“职业精英当如是”的样子。

可惜,在刚刚当选战队队长后的第一场战斗中,她就失误了!

在和庞颖进行辩论的时候,她作为三辩(公认实力最强的辩位),陈述之后居然没有为自己的团队拉回一票?!

紧接着,她犯下了本场第二个重大错误——放弃!

在结辩环节,被之前的结果打懵了的她,竟然失去了结辩的能力,只能由其他队友匆忙结辩。因为准备不足,她所率领的队伍面临一名队员被淘汰的境地。

本场的三个队员,表现历历在目,观众的眼睛雪亮无比,尽管是队长,可是许吉如得票最低。于是,这个初赛时呼声最高的种子选手,在导师战的第一场就面临——离开!

有人说,她太紧张了,因为四个战队的队长中,其他三个都是老奇葩,只有她是新人;

有人说,她太爱讲道理了,在那种热闹的氛围下,现场观众不一定愿意听道理;

有人说,她的实力与名气不相称,三辩自己没发挥好,就连结辩都放弃了,没有担当、内心脆弱、输不起,不能胜任队长的角色……

剧情在这里出现了一个神奇的反转——

为了拯救许吉如,罗振宇队长没有征求队员们的意见,就把唯一的一张“在下不服卡”送给了薛兆丰,理由是:“奇葩说不能没有她”。

而拥有了这张卡,许吉如就拥有一次“绝地反攻”的机会——挑战对方战队中的某个成员,一旦她赢,就可以留下。

许吉如很聪明,她知道此时不能意气之争,所以稳妥起见,她选择了对方战队中看似最弱的胡老师进行PK。至少从展现的实力来看,她本来有超过50%的机会可以取得胜利。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剧情再次出现了一个神奇的反转——胡老师所在战队的导师蔡康永提出反对!

关键不在于蔡康永的反对,而在于他表达反对的方式!

蔡康永并没有指责任何一个人,而是选择控诉《奇葩说》栏目组的无视规则,同时为自己的队员抱不平——“因为导师之间神仙打架赠送的‘在下不服卡’,就让我的队员必须接受一场原本不需要进行的PK”。

是的,蔡康永的话,直指问题核心:胡老师所在的战队已经赢了,作为胜利者,此时本该享受胜利的喜悦,可是一个按照规则注定被淘汰的选手,突然间有了本不属于自己的挑战权,让已经赢了的队员变得尴尬又被动。

显然,蔡康永真的是个很会讲话的人!

他果断地使用了“哀兵之策”,不但激发了队员的斗志,更唤起了观众“同情弱者”的心理。

于是,许吉如还未开口,可她的离去,几乎已、成、定、局!

哀兵之所以可以致胜,从心理学“应激”调动潜能的角度可以解释。

所谓的“应激”,指的就是由危险的、出乎意料的外界情况的变化所导致的一种情绪状态。由于紧急的情景刺激,有机体的激活水平很快改变,引起情绪的高度应激化。

当一个人被逼得毫无退路时,就会出现应激防御反应——情绪得到最有效的调动,平时处于沉寂状态的潜能得到最有效的激发,人的状态变得积极,思想变得清晰明确,迅速的判断力、意志自觉性、意志果断性、坚毅的精神、累积的知识,一个生命体的全部生理功能、心理状态和过去经验,都在为保护自我而拼搏。

跟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位被医生确定为残疾的美国人,名叫思第文,靠轮椅代步二十年之久。

他的身体原本很健康,在赴越南打仗时被流弹打伤了背部的下半截,被送回美国治疗。经过治疗,他虽然康复,却没法行走了。他整天坐在轮椅上,觉得此生已经完结,有时还借酒消愁。

有一天,他从酒馆出来,照常坐轮椅回家,却碰上三个劫匪抢他的钱包,他拼命呐喊、拼命反抗,却触怒了劫匪,他们竟然放火烧他的轮椅。

轮椅着火了!思第文情急之下,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双腿不能行走,求生的欲望使他一口气跑出去一条街。

事后,思第文说:如果当时我不逃走,就一定会被烧伤、甚至烧死。我忘了一切,一跃而起拼命逃走,以致停下脚步,才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走了。

他现在已经在纽约找到一份工作,身体健康,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再回到奇葩说的现场。

蔡康永的几句话,成功地激发队员们、特别是胡老师的应激反应。

在临时拿到辩题之后,胡老师在10分钟内综合队友建议、确定辩论提纲和重要论据,在辩论时瞬息变化的情况下作出迅速的反应、独立地采取果断的决定。

“不是你死(淘汰),就是我亡(淘汰)”的强烈刺激,对于她和队友情绪的调动发挥了至关重要作用。

在这样的情况下,胡老师超水平发挥,直面许吉如侃侃而谈,气势上不落下风。

当然,也仅仅是气势上,而已。

仅就思维的严谨性和语言的连贯性而言,胡老师不如许吉如。所以,在开杠环节,胡老师出现“卡壳”情况;在结辩部分,许吉如抓住了对手论点上的自相矛盾,大力予以攻击。

如果,这是一场普通的辩论赛,那么,胡老师已经输了。

此时,蔡康永那番话的第二重功效就显现出来了——现场观众在同情胡老师,因为她本来不需要打这场辩论赛,她本来无需如、此、尴、尬。而且,许吉如越是强势追击,胡老师越显得无辜可怜。

于是,投票时“同情弱者”或者“维护公平”的心理占了上风,在场观众对于谁去谁留,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许吉如,最终还是被淘汰。

作为一个上来就被淘汰的队员,许吉如的表现,或许真的配不上罗振宇所说的“奇葩说不能没有她”。

但是,如果没有蔡康永在关键时刻的那一分钟抗议,如果没有蔡康永刁钻又巧妙的陈述角度,如果没有胡老师高度的应激反应和情绪调动,如果没有现场观众出于“同情”或“公平”的心理倾斜,许吉如,或许可以留下。

可惜,在蔡康永开口说话的那一瞬间,许吉如的获胜概率,无限接近于0。

无论如何,那个在辩论场上闪闪发光的知识女性,那个喜欢丝丝入扣进行逻辑推理的辩手,同其他辩手一样,为我们提供了看世界的全新视角,值得尊重。

她的早早退场,确实可惜。

这也是我喜欢看《奇葩说》的原因,因为每一场辩论中都闪着知识的光芒。

有人说,《奇葩说》的魅力在于,将综艺节目中的明星崇拜,转变成了现在的知识崇拜。

我认同这种说法,感谢那些出色的大脑,将知识的深度与辩题相结合,或晓之以理、或动之以情,带我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倾听了不一样的想法。

有人说,《奇葩说》这一季导师的胜负心很重,罗振宇一遍又一遍地强调自己票数少,而且不爱惜自己的队员,蔡康永总是试图帮助自己的队友输出观点拉票,哪怕投票已经结束,就连斯文的薛兆丰教授,这回也是火药味十足地开始怼人。

我也认同这种说法,同样也感谢这些导师们的“真情流露”,不管是为了节目效果,还是真的在乎输赢,至少他们为了奉上这场逻辑盛宴绞尽脑汁、做出贡献。

有人说,《奇葩说》太过于商业化了,很多内容都变成了付费产品(音频节目、相关书籍等),罗振宇作为导师的出现,更是直接让“生意人”的油腻感扑面而来。

作为观众,我更在乎《奇葩说 》的内容,其中很多辩题都蕴含人生启示,更是由辩手们一针见血地指出。

必须承认,这档节目改变了很多人“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也打破了不同群体之间“刻板认知”的藩篱,建筑了群体“思维升级”的良性氛围。

比起无厘头搞怪的综艺节目,《奇葩说》瑕不掩瑜,成为一档现象级综艺节目,自有其魅力所在。

当然,如果能少一点刻意操作、多保留一点“原生态”的话,《奇葩说》,或许会更加值得期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人物K » 奇葩说》心理战:有了蔡康永那句话,许吉如注定淘汰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