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流,我们会有机会吗?

灯影浆声里,天忧寒,水忧寒。无常世事长叹,楼外楼,山外山。

朋友在微信群里问:“如果时间倒流回2019年12月31日,我们会有机会吗?

她说的12月31日,是指新冠肺炎疫情的一个关键时间点:这天国家卫健委专家组在武汉开会,香港提出对疫情的关注。


其实这种想法没有意义,好比你看到一只疯涨的股票说:“早知道去年我买了!“你去年没买肯定有说服自己不买的理由,真的让你回到去年,你知道一年后会疯涨吗?


当然,朋友的意思是想表达:“如果我们回到12月31日,重视疫情,就没有今天这么严重的局面了。“


但是,人生没有假设!


武汉的官员们,2019年12月31日肯定想不到疫情会如此严重,否则,任何一名官员都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小K从事多年的危机管理研究,很多年前我就注意到这个问题,我将这种危机定义为:KPI定律。


KPI((Key PerformanceIndicators)是关键绩效指标的缩写。企业经营的目的是盈利,所以,绝大多数企业往往紧盯营业额、利润率等KPI指标。所有部门的工作重心,也都是以完成上述指标为主。而危机,往往也在此时萌发。


人类的大脑存在盲区,当你专心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往往忽略其他的事情。大脑盲区和视觉盲点不同,盲点是因为图像落在视神经束上导致无法成像,而大脑盲区是图像已经进入大脑,但是大脑没有注意到。


我们工作中,也往往存在类似的大脑盲区。比如KPI考核指标,常常让我们忽略风险,注意力集中于某一点往往忽略别的信息。而企业在制定KPI考核指标时,销售人员往往关注于自己的业绩,而对于潜在的风险可能忽略,更有甚者,某些管理人员为了完成自己的KPI指标,不惜铤而走险,反而让企业陷入危险的境地。而这类例子实在是不胜枚举。


企业如此,政府管理亦然。

危机管理中还存在青蛙-睡莲定律(限于篇幅我不再展开):如果一个危机的爆发需要十天,那么前九天往往没有明显征兆。


所以,在疫情还不很严重的时候,谁能听得进去不同的意见?即使你是超人,能够让时光倒流回到12月31日,你的建议会被采纳吗?当时,政府的工作重点是什么?当然不是防范疫情,尤其是疫情才刚刚开始,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呢?


我们不要埋怨武汉的官员不作为,试问,这场疫情如果不是发生在武汉,而是发生在别的城市,谁敢保证比武汉做的更好?


我们敢不敢问:“如果今后发生类似疫情,我们能不能做的更好?“


有人会说:“多难兴邦!“

可是在我看来,多难从来不会兴邦。多难,一定有多难的原因!如果我们不从根本上分析,你就无法消除苦难。

“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鲁迅


我早在2003年就从事危机管理研究,当年为非典制定的危机应急体系,发挥作用了吗?

等疫情结束后,我们还保持七秒钟的记性,那么……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武汉的今天,难道只是某几个官员不作为吗?它反映出来的问题,仅仅是武汉吗?武汉的官员,也不是从外星球掉下来的,他们就是我们的缩影。


我们扪心自问:“我能比他们强到哪里?我真的比这些官员更睿智?”当我们在网上指责那些戴红袖箍的人的时候,他们又何尝不是我们呢?

……

……

我有太多想说的话了!可是我只能用……来表达!

早在100年前(居然是100年),鲁迅就把话说尽了。

其实,你谈论某些观点,其实是非常奢侈的!不会真的改变什么。

我能想象出疫情结束后的场景。

连最基本的科学二字,我们都没有传承好,民间还有如此多反智的,我岂敢奢望更复杂的东西?


别去想时光倒流了。

羊:我为啥是羊?我骄傲!

感谢剪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人物K » 时光倒流,我们会有机会吗?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