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为什么不让妇女出门

最近阿富汗的动荡也让全世界关注到塔利班这个组织,塔利班是一群恐怖分子的组织,在塔利班掌权的那几十年女性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剥削女性,他们不让女性上学和工作,甚至也不允许女性出门,那么塔利班为什么不让妇女出门?塔利班为什么禁止女孩上学?塔利班为什么不让女性工作?马上跟小编来了解一下吧!

女性不要出家门,禁止玩手机,禁止刮胡子!塔利班开始恢复旧制度

巴基斯坦媒体报道,现在塔利班又开始在控制区开始实行保守主义旧制度。包括,女性不准出门,女性不准参加工作,六年级以上女生必须退学。女性出门,必须有男性亲属陪同。男性必须留胡子,禁止吸烟,禁止使用手机,所有人,无论男女都必须穿传统服饰,要按时间做礼拜。同时,塔利班开始摧毁所有卫星天线,因为他们称其为“邪恶的发明” 。

阿富汗这个国家的基础就是部落和家族,构成了阿富汗根深蒂固的保守势力。就是一个普什图人就有超过400多个部落。不同的部落说着不同的普什图语方言,他们也拥有不同的传统习俗。从古代历史开始,阿富汗拥有统一政权和统一的可以控制全国军队的时期几乎为零,整个社会形态长期处在类似原始族长制。

为什么,塔利班受到了欢迎?除了塔利班掌握了教法,更因为无论是苏联人,还是美国人,都让阿富汗的保守势力非常不满意。美国人竟然允许,女性不穿传统服装,允许和鼓励女性出去工作,男男女女混在一起上班工作。而且,还要求女性去上学,还能参加军队,开办公司,甚至可以开汽车。要知道,塔利班就连自行车都不准女性使用。

而且,美国人和苏联人还允许年轻人随便看电视,跳舞,听各种音乐。这本身在阿富汗占绝对实力的保守势力眼里,就是无法容忍的,也是离经叛道的。

而塔利班是最保守主义的力量,同时,还通过建立税务所,卫生站,治安巡逻,保守派学校等等方式,有效管理和控制。更加赢得了阿富汗基层保守实力的支持。

在阿富汗任何事情,都必须要有支尔格大会决定。这就是部落长老大会,因为长老们都是来自各个部落,具有威望的老年男性,因此也被称为白胡子大会。但是,无论是苏联人,还是美国人都抛开支尔格大会,任命了一堆官僚或者军阀直接发号施令。这更加引发了各个部落的强烈不满。

因此占了阿富汗80%人口以上的部落区基本都是支持塔利班的,塔利班在阿富汗获得了绝对的支持。因为塔利班代表了绝对的保守势力。同时,塔利班也开始要求“把你的女儿嫁给塔利班”。塔利班开始要求提供15岁女孩到45岁以下的寡妇名单,让他们嫁给那些没有妻子的塔利班士兵。

但是,阿富汗又是一个城市和农村割裂的二次元状态,在喀布尔这样的大城市,年轻人都非常惧怕塔利班。他们甚至希望美军永远都不要撤离。大城市里的人更喜欢丰富多彩的生活,向往世俗化的生活。

24岁的女性见习教师居尔·鲁克说:现在塔利班进入了她居住的地区,塔利班关闭了学校和医院,禁止妇女工作,就是使用手机也可能受罚。

在塔利班统治时期,禁止妇女出现在有收音机和电视里;禁止妇女进行任何体育运动、禁止女性使用化妆品,许多涂指甲的妇女被砍去手指;禁止妇女骑自行车或摩托车,以及开汽车….女性房间对外的窗户,必须涂上黑色。

媒体报道,很多来自大城市,有高学历的阿富汗年轻人正在逃离阿富汗。成千上万阿富汗年轻人已经离开,最富有和最有资质的人才外流到亚洲其他国家或西方。他们无力反抗塔利班,只能逃离。

阿富汗记者贾南·穆萨扎伊说:很多人被视为塔利班暗杀者的主要目标,他自己至少被威胁了20次。他说:“我这样的人就像行尸走肉。”

塔利班为什么不让女性接受教育

众所周知,在塔利班统治时期(1996年—2001年),阿富汗女性几乎没有自由,一系列禁令彻底斩断了女性与社会的联系:

没有男性的陪伴下,女性禁止单独出门;

女子出门必须穿上遮掩全身、密不透风的罩袍,仅留下网格后的一双眼睛,这是她们被允许接触世界的唯一途径;

女孩们不能骑自行车,不能穿颜色鲜艳的衣服,甚至不能大笑;

女性禁止工作,未满18岁的女性不能拥有独立的银行账户;

女童除了在12岁前可进教授古兰经的学校上学外,不能再接受其他教育;

2001年塔利班政权倒台,新政府执政后废除此前禁令,近八成女性不再有心理障碍、自愿脱掉罩袍,重回校园、积极工作,可以出门采购物品,在家庭生活中获得了更多的发言权,甚至可以在国会与政府单位任职。

“在坎大哈,我认识的一些女性已经无法上班和上学了。女性受教育、工作、自愿穿布卡罩袍的自由都没了。”阿富汗女生马博巴·阿克巴这样说:“随着塔利班的掌权,阿富汗女孩将彻底失去希望。我们的生活将由他们(塔利班)决定。我看不清楚我的未来。”

这是一些最近与塔利班有关的新闻:

在过去两年一直由塔利班控制的赫拉特省西部的奥贝地区,当地女孩被禁止上学,“有一天,我们发现塔利班寄给我们学校裹尸布,上面写着‘任何继续上学的女孩,都会穿这些’。”

2020年11月,33岁的阿富汗女警khatera因为工作激怒了她的父亲,经他告密,塔利班用刀剜掉了她的双眼。

2021年4月,一名阿富汗女子因与男性通电话,而被塔利班处以鞭刑。

2021年5月,多所学校外发生汽车爆炸,造成85人死亡,其中大部分为年轻女性。

2021年8月,塔利班因为一位年轻女性穿着紧身衣物且没有男性亲戚陪同处决了她。被枪杀时她穿着布卡。

2021年8月,39岁单亲妈妈古帕丽表示,塔利班要求她将两个女儿中的至少一个嫁给他们,其中大女儿15岁,小女儿13岁。

这就是塔利班发言人承诺的?这就是简中互联网中某些人口中的“好塔利班”?

在阿富汗女性电影人萨赫热·卡里米的公开信中这样写道:

假若塔利班上台,他们将严禁所有艺术。我和其他电影制作者们可能成为他们暗杀名单中的下一个人选。他们将会剥夺妇女的权利,我们将会被推到家庭的阴影之中,我们的声音、我们的表达将被迫压制到沉默之中。

“请为我们祈祷,我再次呼唤,请不要沉默。”

是的,如果塔利班上台,所有的阿富汗女性将重回地狱。塔利班有一句非官方格言,“女人生来只有两个地方可待,房子和坟墓。”

塔利班掌权为何会让阿富汗女性感到害怕?

20年后,塔利班再度卷土重来,入主喀布尔。城头变幻大王旗,阿富汗彻底变天了 。对于阿富汗女性来说,这可能将是苦难生活的开始。

阿富汗女权运动家也表示担忧,“塔利班回来了,估计我们女性又将回到当年黑暗的日子了。”

20年前塔利班在阿富汗掌权了5年,实行了非常严酷的统治,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充满了禁忌,其中对妇女的歧视和限制更是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例如:禁止妇女外出工作,不允许妇女充当教师、工程师以及大多数职业,只有少数女医生和护士被允许在喀布尔的一些医院工作;禁止妇女外出活动,除非有男性直系亲属如父亲、兄弟和丈夫陪同;禁止妇女接受男医生的治疗;禁止妇女在小学、大学和其它教育机构学习;禁止妇女外出露出身体,妇女出门必须戴一种叫“布尔阁”的长面纱,从头到脚将身体全包起来,只允许露出两只眼睛。

对未按规定着装或露出脚跟的妇女给予在公众面前鞭打的惩罚;对被控为同婚姻外的其他人发生性行为的妇女施以公开用石头砸死的惩罚;禁止妇女同非直系男性亲属交谈或握手;禁止妇女大声地笑,陌生人应该听不到妇女的声音;禁止使用化妆品,许多涂指甲的妇女被砍去手指。

禁止妇女穿高跟鞋,以免妇女行走时发出声音,男人不能听到妇女的脚步声;禁止妇女出现在有收音机、电视或任何公众集会的场合;禁止妇女进行任何体育运动、进入体育中心或俱乐部;

禁止妇女骑自行车或摩托车,即使有男性直系亲属陪同也不行;强制命令所有的窗户都被涂黑,以便人们在屋外无法看到室内的妇女;禁止男裁缝为妇女量体裁衣或为妇女做衣服;禁止妇女到公共浴池洗澡;禁止妇女同男性同乘公共汽车;禁止妇女照相和冲洗相片;禁止妇女的图片被印到报纸、书籍或挂在家中和商店的墙壁上。

在塔利班严苛法令的统治下,阿富汗成为妇女的人间地狱,其命运十分悲惨。由于无法工作和接受教育,难以维持生计,有的只好乞讨为生。有的则沦为暗娼,靠偷偷摸摸地卖身苟活。一些曾经受过良好教育的妇女,由于长期在家,整日郁郁寡欢,患上了抑郁症。有的妇女由于难以忍受种种限制,而选择了自杀的道路。

911事件后,美国出兵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倒台。塔利班倒台后,至少有1000名阿富汗女孩被塔利班给诱拐走了,运气好点成了大官们的情妇,更多的人则通过“基地”恐怖组织的网络被卖到了国外,给人充当性奴隶。

塔利班的法令和他们的教义中对于女性贞操的重视程度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但是这些被塔利班掠走的女孩却表明,塔利班的伪善程度同样也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据说1994年当塔利班的领导人奥马尔揭竿而起向当时的阿富汗政权挑战的时候,就是以处罚两名强奸妇女的士兵开始的———他把这两个士兵五花大绑,吊在坦克前面的炮管子上。

但是在这些“宗教警察”狂热的面具之后,实际情况却是那些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塔利班官兵把女人当成了战利品。塔利班的一个地方官罗哈拉·斯坦尼克塞回忆说,仅在喀布尔就发生过20多起塔利班官员掠夺强奸民女的案件。

未来塔利班执掌下的阿富汗,女性地位如何,会否重蹈覆辙,值得关注!

塔利班掌权,外媒曝阿富汗女性现状:街上人很少、罩袍涨价10倍

据伊朗媒体报道,随着塔利班控制阿富汗首都喀布尔,重新掌权,阿富汗女性的罩袍价格平均上涨了10倍。

据报道,在塔利班1996至2001年掌权时,规定阿富汗女性不能上学或工作、踏出家门需由男亲属陪同、也要穿遮盖全身的罩袍(burqa)。此次塔利班重新掌权,许多阿富汗女性认为塔利班会如之前一样强迫她们立即穿上这些衣服。

一名阿富汗妇女称,她首先不得不在自动取款机前排很长时间才能提取必要的资金去买罩袍,她说:“塔利班在喀布尔出人意料地掌权。每个人都认为喀布尔可以抵抗一年或更长时间。所以家里罩袍很少……我家有三个女人,但只有一两件罩袍。或许我们可以用床单或头巾来缝制一下代替罩袍。”

17日,有媒体报道称,在喀布尔街上出现的女性人数很少。一名喀布尔居民称,她驾车出门15分钟,沿途一名女性都没有看见。

据报道,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15日曾承诺,在塔利班掌权后,阿富汗女性不会被剥夺工作机会或受教育机会,条件是她们在公共场合要继续佩戴遮面头巾。虽然塔利班表示情况已经改变,并承诺在其统治下的阿富汗民众这次将享有更多权利。不过很多阿富汗民众还是对其表示怀疑,行动变得小心翼翼。

19日,英国媒体援引一位塔利班高级领导人表示,阿富汗女性的角色,包括她们的工作和受教育的权利以及她们应该如何穿着,最终将由一个伊斯兰学者理事会决定。

据报道,能够接触到塔利班决策的一名官员称:“他们将决定她们是否应该戴头巾、穿burqa,或者只戴面纱加阿巴亚(abaya)什么的,或者不戴。这由他们决定。”

据报道,头巾通常是一条覆盖头部的围巾,burqa是一件全部遮盖的长袍,而abaya是一件不遮盖面部的长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