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与你能共享的唯一的永恒

小时候读《洛丽塔》,纳博科夫在结尾写:

“我正在想到欧洲的野牛和天使、颜料持久的秘密,预言家的十四行诗,艺术的避难所。这便是我与你能共享的唯一的永恒,我的洛丽塔。”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永恒”,原来不是一个抽象的词汇,而是有具体的可以用来共享和回忆的东西。

它可以是野牛,是天使,可以是十四行诗,可以是一切美好的事物,拥有着神奇的能量。

每每想到这里,我便会更加热情、用心地生活,去珍藏那些美好的瞬间,去发现那些生命中的“永恒”。

很多读者在跟我分享心事的时候,常常会说到这样一句话: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这话对,但也不对。

小C从小就不喜欢跟人讲话,喜欢自己一个人躲起来自言自语,讲故事,玩游戏,抱着一本书能看上整整一天的时间,跟那些活泼好动的小孩子比起来显得十分另类。

爷爷有点重男轻女,因此越发看她不太顺眼。某天午饭后,当着全家人的面,爷爷说道:“这孩子怕是脑子有点问题,你们再生一个吧。”

小C的爸爸轻轻把她抱起来,抹去她脸上委屈的泪水,跟爷爷说:“她只是性格比较内向,我就喜欢这样的文静小姑娘。她这么喜欢看书,说不定以后能成作家呢!”

那天下午,爸爸抱着她去书店买了好多好多书,还有本子和笔,“宝贝,不爱说话没关系,用写的也可以。”

小C说她从小到大无数次回想起那个下午,想起爸爸维护她时说的话。想起爸爸拎着一袋子书,抱着她,迎着夕阳的余晖走着回家,她趴在爸爸的肩头,看着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后来,小C真的成了一个小作家,写很多很多的故事,说很少很少的话。

“我相信那些美好的瞬间,一直停留在世间的某一处。”

很多事情是无解的。比如,是“性格”决定了人在面对事时的态度,而不是谁比谁想得更开或者懂的道理更多。而性格,某种程度上又是与生俱来、本性使然,是很难改变,是无可奈何。

会有细腻的反复品尝,也会有粗枝大叶的野蛮生长。

关于爱情的瞬间,我非常喜欢爱德华·泼拉的那一段:

“我爬上了门,打开楼梯。穿上祷告,说完了睡衣,然后关了床,钻上灯。全都因为你吻了我一个晚安。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搅了鞋,擦亮鸡蛋,烤几片新闻,我连左右都分不清,全都因为你吻了我一个晚安。”

每次有读者跟我分享有关爱情的美好,我都会想起这种感觉。

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渺小得就像一粒尘埃。我们人类,则是这粒尘埃上自娱自乐的微生物。

尽管渺小,地球依然自转公转,日复一日;尽管渺小,我们人类仍然乐此不疲地挥洒着微不足道的喜怒哀乐。

人类的平均年龄大约是85岁,即31025天,即744600小时。然而,我们穷尽一生,真正眷恋的也无非只有那么几个最美好的瞬间。

比如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走在去往游乐场的路上,比如遇见爱的那个瞬间,比如终于攒够了钱可以出发的那一瞬,比如走上婚礼殿堂的那一瞬,比如抱到自己刚出生的孩子的那一瞬……

其余的时间,我们似乎都是在为了遇见那几个美好的瞬间而孤独地准备着。

世事无常,让人悲观,觉得存在并不是永恒,失去才是。

岁月淘涤后还剩下的那些,或者说根植于人内心的信念,便是从时间中寻求免于迷茫困厄的动力。

然而,也正是处在瞬间与永恒交汇之处的当下,人才能于瞬间中决定永恒如何轮回,才能意识并超越自身的存在,触碰到无限的可能。

所以啊,努力去经历、创造美好的瞬间,不正是我们无限接近永恒的过程吗?

五一小长假到了,希望大家都能美美的,开开心心的。

窝在家里或是出门追寻漂亮的风景,跟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情,经历美好的瞬间,以及共享唯一的永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小人物K » 这是我与你能共享的唯一的永恒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